首頁 > 金融 > 正文

浙江為何重申嚴管 個人消費信貸?

2019年09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包慧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日前,中國銀保監會浙江監管局辦公室印發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個人消費貸款有關問題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進一步規范轄內個人消費貸款業務(不含住房按揭貸款、汽車消費貸款)發展。

今年以來,多地監管部門密集對銀行信用卡和個人消費貸款業務的野蠻增長做了警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日前,中國銀保監會浙江監管局辦公室印發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個人消費貸款有關問題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進一步規范轄內個人消費貸款業務(不含住房按揭貸款、汽車消費貸款)發展。

浙江銀保監局9月17日做出公開回應稱,《通知》并不是出臺新政策,而是針對當前個人消費貸款領域存在的問題,重申原有相關政策要求,督促銀行機構堅持消費本源,進一步規范業務經營,更加有效滿足居民真實合理的消費需求。

浙江一位銀行業人士9月18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消費貸嚴管的文件近兩年也不是第一次下發了,而且銀保監會針對消費貸的專項檢查也從來沒有斷過。近期又重新下發可能是,一方面和房住不炒的政策要保持同步和延續性,另外也和近兩年來各金融機構大力發展線上消費貸款和消費貸款創新有關。

其后一個大背景是,浙江近兩年的信貸增速略創新高,但背后的結構性矛盾突出。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截至今年8月末,浙江銀行業各項貸款余額11.7萬億元,同比增長16.1%。

信貸暴增六成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日獲得的獨家數據顯示,1-6月,浙江轄區內工農中建交五大行合計新增信貸2564億元,相比2018年上半年的1575億元大幅增長62.8%。按以往推算,浙江五大行貸款占全省總貸款的四成以上。

但從信貸結構來看,交通、水利等政府基建類項目投放規模比較大,超過了新增貸款規模的一半。

另外一個突出的投向就是個人貸款。

一位四大行的浙江省行人士曾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上半年四大行的新增貸款增速非???,這兩年消費升級明顯,普通個人消費貸款產品很多,包括信用卡分期和消費貸款。浙江的專業細分市場比較多,個體經濟比較發達,個人經營性貸款也增長很快。此外,個人住房按揭貸款增長也比較明顯。

“今年我們的個貸增量占到了半壁江山,以往都是法人貸為主,今年1-4月個貸增量占比到了40%,個貸增速比法人快?!鼻笆稣憬〈笮腥耸勘硎?。

這或許就是此次浙江銀保監局重申對個人消費貸嚴監管的原因之一。

把觀察的視角拉長到近十年來看,浙江銀行業貸款與GDP的比例,從2011年末的1.66上升到2018年的1.88。而2018年末廣東、江蘇、山東分別只有1.49、1.27、1.02。2018年,浙江省新增貸款1.55萬億元,江蘇新增1.36萬億,同期浙江的GDP(5.62萬億)只有江蘇(9.26萬億)的60%。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浙江一位地方監管官員曾在今年上半年一次會議中對轄內銀行機構表示,這種現象,站在微觀角度解釋,銀行業發放的貸款要么有可能會違規流入了股市、房市,要么可能在容易獲得信貸資金的企業或者機構里空轉,或被用于省外投資,而那些真正需要資金的中小民營企業沒能及時獲得信貸支持。

確保投放的“消費屬性”

《通知》表示,近年來浙江的個人消費貸款和信用卡業務快速發展過程中出現產品偏離消費屬性、用途管控弱化、多頭授信普遍等問題,尤其是資金違規進入股市、房市等行為屢禁不止,推高了居民杠桿率,對實體經濟產生了“擠出效應”,影響了宏觀調控效果。

為此,浙江銀保監局要求各機構首要核實個人消費貸的真實合理的需求,嚴防資金挪用,全流程管控貸款,嚴禁貸款資金違規流入禁止性領域:嚴禁貸款資金用于支付購房首付款或償還首付款借貸資金;嚴禁貸款資金流入股市、債市、金市、期市等交易市場;嚴禁貸款資金用于購買銀行理財、信托計劃以及其它各類資產管理產品;嚴禁貸款資金用于民間借貸、P2P網絡借貸以及其它禁止性領域等。

除了這些禁止的領域,監管部門要求個人消費貸主要滿足居民教育培訓、健康養老、信息通信、旅游娛樂等領域的有場景的真實、合理消費需求。

同時,嚴控風險,不得以未解除抵押的房產抵押發放個人消費貸款,不得對無償還能力的客戶發放消費貸款。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業務外包,不得與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共同出資放貸或為其提供資金放貸,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增信及變相增信。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通知》還特別強調各銀行機構要嚴格消費者權益保護,不得濫用客戶隱私信息和非法買賣、泄漏客戶信息,不得通過盲呼等方式向不特定客戶電話營銷,不得對明確表示不愿被打擾的客戶再次電話營銷,不得違規搭售。規范催收及委外催收行為,不得對與債務無關的第三人催收,不得采用暴力恐嚇、侮辱、誹謗、騷擾等不當行為催收。

同時,還特別對信用卡業務管理提出專門要求。主要原因是近年來,信用卡業務快速發展,預借現金、大額分期等領域用途管控弱化。

為此,《通知》專門對規范信用卡業務管理重申了相關要求。央行近日發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顯示,十年間我國信用卡發展一路飆漲。2008年信用卡應償余額僅1582億元,2019年二季度已達7.23萬億元,較十年前增長了約44倍。

而近年現金貸、互聯網消費貸、P2P等市場放貸主體日益增多,債務風險有向信用卡行業傳導的趨勢。截至2019年6月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還信貸總額為838.84億元,同比增長10.86%。

因此2019年商業銀行的信用卡業務已告別瘋狂擴張的增長趨勢。央行發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顯示,截至第二季度末,我國信用卡(包括借貸合一卡)在用發卡數量共計7.11億張,環比增長3.04%。而在去年同期,我國信用卡(包括借貸合一卡)發卡量環比增速為4.07%。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