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奔馳“平衡術”:左手孚能,右手寧德時代

2020年08月1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左茂軒 

“平衡術”的背后是為了更多的話語權和議價能力。

“奔馳與寧德時代合作開發系列品牌EQ新能源汽車,是否意味著公司通過二年的生產驗證未達到預期目標而被淘汰出局?”

8月6日,在奔馳宣布與寧德時代達成深度合作之后,有投資人就科創板動力電池第一股孚能科技(688567)的前景發出疑問。

孚能科技于7月17日上市,這家中國動力電池企業此前主要向北汽、長城等本土企業供應電池,市場份額較低。孚能科技能成為中國科創板第一股,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來自奔馳的背書。此前雙方多次傳出緋聞,今年7月3日,梅賽德斯-奔馳正式宣布入股孚能科技,持有其約3%的股份。

但是,奔馳入股孚能科技一個月后,又宣布與寧德時代深化合作,寧德時代成為奔馳電動車品牌EQ的頭部供應商。盡管孚能稱與奔馳的項目進展順利,按照項目計劃的量產時間為2021年。但是,奔馳牽手寧德時代的消息,仍然會讓孚能科技的身份顯得尷尬,也讓投資人產生擔憂。

“一家車企不可能只有單一的電池供應商,這樣的風險實在太高,不利于控制成本,也不利于自身的進步。選擇兩三家以上的供應商,是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月10日,一位國內某電池公司的研發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奔馳和寧德時代深化合作并不奇怪,雙方此前就已有合作,北京奔馳生產的EQC搭載的就是寧德時代的電芯。

作為電動車的核心零部件,動力電池已經成為車企們電動化布局的關鍵環節。面向中國市場,眾多跨國汽車集團也開始選擇和中國的本土電池企業進行深入的合作,甚至戰略性地入股。但是,即便如此,從大眾和戴姆勒一系列的舉措來看,跨國車企更愿意在中國選擇幾家供應商,來保持供應鏈的抗風險性。

跨國車企在華選擇多家供應商,將給頭部的電池企業帶來危機意識,同時也會給二三梯隊的企業帶來活下去的機會。但是,跨國車企操縱“平衡術”背后的深層目的,則是為了讓自己在產業鏈中擁有更多的話語權和議價能力。

合作的“藝術”

與技術水平更高、成本控制能力更強的電池企業合作,是跨國車企在華選擇電池供應商時衡量的重要指標。寧德時代,自然也就成為車企眼中的“香餑餑”。

除了國內主機廠之外,主流的跨國汽車集團目前基本上都已經與寧德時代達成合作。包括德國三大車企大眾、戴姆勒、寶馬,日本三大車企豐田、本田、日產,法國最大車企PSA,韓國巨頭現代汽車,美國的通用和特斯拉,以及捷豹路虎、沃爾沃……

在動力電池行業,已經形成明顯的“二八定律”,少數的幾家頭部企業,占據著大量的市場份額。近幾年,寧德時代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均在四成以上。隨著市占率的不斷提高,寧德時代在規模效應下能夠進一步分攤成本,也在與主機廠的合作過程中提升了自己的話語權,擁有更高的議價能力。

不過,有汽車行業專家表示,供應商手中的話語權過高,也會讓車企在合作的過程中擔心陷入被動。因此,大部分汽車廠商都會選擇兩家以上的供應商。事實上,在2019年,在國內也只有華晨寶馬及少數造車新勢力的電池100%來自于寧德時代。

對于準備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大展拳腳的跨國汽車集團而言,電池供應環節的穩定至關重要。動力電池廠和主機廠之間并非是簡單的零部件制造與裝配整合的關系,動力電池作為新能源汽車的核心部件,是主機廠定向開發中的重要一環,需要企業之間不斷交換測試驗證數據,提升電池穩定性。動力電池企業在服務整車廠的過程中,可以積累下大量的實踐數據與解決辦法,龐大的數據庫將為后續的研發提供重要的支撐。

無論是大眾還是戴姆勒,戰略性入股中國二三線電池企業,一方面是為了穩定自己的供應鏈體系,另一方面則是讓自己在與其他電池企業合作時,擁有更多的談判籌碼。

“考慮到我們對電池的巨大需求,我們需要多家供應商的格局,同時也是在控制供應鏈的風險?!?月29日,大眾中國CEO馮思翰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根據大眾的計劃,到2025年,大眾在華要新增100Gwh的電池容量,僅靠一個電池供應商無法滿足這樣巨大的需求。對于MEB平臺的第一波產品,寧德時代是電池的主要供應商。在MEB平臺后續的產品當中,國軒高科也會發揮重要作用。

“對體量較少且主要聚焦在高端產品線的奔馳來說,之所以入股孚能,一方面,或許是因為的確看中了孚能在三元軟包上的技術水平,另一方面,也希望借此在與其他電池廠的合作中有更多的談判籌碼?!庇衅囆袠I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二三線電池企業夾縫求生

經過幾年市場化的競爭之后,國內的動力電池行業的格局已經初步形成,“結構性產能過剩,但優質產能不足”,經歷過一輪優勝劣汰后,形成了寧德時代和比亞迪兩家龍頭企業領跑的局面,但二三線電池企業的生存環境并不樂觀。

對國軒高科和孚能來說,分別與大眾和戴姆勒這樣的跨國巨頭合作,是其重獲市場機會的重要途徑。

與頭部電池企業的高盈利性相比,二三梯隊的經營情況并不樂觀。例如,2017年至2019年,孚能科技的營收分別為13.3億元、22.7億元、24.4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826萬元、-7821萬元和1.3億元,扣非后為930萬元、-1.98億元和979萬元。

同時,孚能科技的客戶結構較為單一。2019年最重要的客戶是北汽集團和長城汽車,其中,北汽集團采購額為11億元,占比為47.58%,長城汽車交易額為5.6億元,占比為24.37%,二者合計超過七成。但是,長城汽車已經成立了自己的電池子公司,北汽集團今年又與SK達成合作。這都會給孚能科技的未來前景帶來重大的不確定因素。

從行業的發展趨勢來看,動力電池行業的比拼,已經從最初簡單的成本競爭,變成同時要求高技術、低成本的充分競爭階段。

事實上,大量三線本土電池企業存在過度依賴一到兩家主機廠的問題。不過,隨著不少主機廠有意識地培養B點或C點供應商,來提高自己在電池領域的話語權,這將給三線電池企業帶來新的機會。

但是,除了要與寧德時代、比亞迪等頭部企業競爭之外,大舉進入中國市場的日韓動力電池企業,憑借自身的技術優勢以及產品綜合競爭力,也會讓三線企業的生存環境更加困難。主動擁抱一家實力雄厚的主機廠,或許是這些企業更好的出路。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