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昆仲資本吳子爍:尋找“國產化”和垂直行業的交匯點

2020年08月13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吳子爍,趙娜 

早期投資機構看項目也要重視“退出導向”,提高命中率就要去那些將能最多出現上市公司的地方。

口述 / 昆仲資本創始合伙人吳子爍

整理 / 21世紀經濟報道趙娜

早期投資機構看項目也要重視“退出導向”,提高命中率就要去那些將能最多出現上市公司的地方。

我們正在重點關注的領域包括新能源車、芯片和消費電子,這些垂直行業中最有可能出現爆發點的是“國產化”和行業的交匯處。

從案源的角度,我們跟垂直行業的生態圈建立聯系,并尋找那些國產替代需求強、容易出利潤、技術門檻高的企業。當然,這類企業上市的確定性也更高。

基于這樣的思路,我們在光芯片領域投資了鯤游光電、靈明光子,在激光雷達領域投資了速騰聚創,在自動化生產線領域投資了先惠技術。

昆仲資本吳子爍。資料圖

投資“從0到1”

過去VC投資的邏輯是投創新,包括新模式、新經濟、新流量。從過去兩年開始,很多投資實際上是“復制”。也就是說,那些國外有的,我們都要能夠獨立做。中國是制造業大國,制造相關的任何短板都是我們投資的點。

當前先進制造領域在出現一些“從0到1”的機會,比如光芯片、激光雷達等行業都處在從0到1的階段,這正是屬于VC的投資機會。VC比PE對失敗率有更高的容忍度,項目成功獲得的回報也更高。

具體到項目選擇,我們主要找門檻最高的、團隊最好的;公司能快速上市當然好,不能很快上我們也能等。團隊方面,創始團隊要堅韌不拔、學習能力強、組織能力強,能聚人、能分享利益。

以先惠技術為例,公司管理團隊的互補且凝聚力很足,兼具技術能力與商務能力。簡言之,先惠技術的長板足夠長,也沒有明顯短板。

DD仍是核心工作

VC投資人了解技術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且不可能既懂激光雷達,又懂無人駕駛,還懂芯片。因此,要投出好項目的核心工作是把盡職調查做好。

具體來說,投資人的學習能力要比較強,需要快速切入市場、找到關鍵問題、找到關鍵人做訪談、找到關鍵的上下游和客戶做盡調。

在做投后管理環節,我們的自我定位仍是做“副駕駛”、幫他們看路線。投資人不可能比創業者更懂技術,優勢是比創業者的視野更寬。我們對不同的行業、公司、模式更敏感,也可以在資本路徑上給出建議。

投資先惠技術后,我們跟企業講資本市場怎么看行業、怎么看他們、怎么看競爭對手,在哪些方面可以跟資本市場溝通得更好。其他他們確實很強,并不需要投資方幫太多。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