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年內第11家科創板項目主動“撤單” 慧捷科技IPO折戟于何?

2020年08月13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李碩,左靜儀,湯婉月 

慧捷科技撤材料的主要原因來自于兩方面,一方面是其核心技術能力的護城河相對有限;另一方面規模不大的營業收入大部分仍然來自單一客戶,這有可能給慧捷科技帶來風險。

科創板IPO的撤退大軍再添一例。

8月10日,上交所發布關于終止對慧捷科技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審核的決定,這意味著慧捷科技闖關科創板的IPO之旅正式告終。

慧捷科技的止步,也讓科創板今年以來主動撤材料的發行人達到了11家之多。有投行人士認為,主動撤材料企業數量的增加,意味著已經實施注冊制的科創板并未放松對公司質量的審核,而伴隨著科創板IPO的常態化,越來越多項目申報背后也必然有不符合上市要求的企業前來叩門。

在不少分析人士看來,慧捷科技撤材料的主要原因來自于兩方面,一方面是其為金融機構提供的聯絡呼叫中心服務在AI語音識別技術快速發展的當下,其核心技術能力的護城河相對有限;另一方面規模不大的營業收入大部分仍然來自單一客戶,這有可能給慧捷科技帶來風險。

雙重風險

作為一家為行業提供聯絡中心系統解決方案的供應商,慧捷科技的主動撤材料背后,或許有著兩重原因。

首先是慧捷科技的核心技術的護城河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質疑。

根據慧捷科技披露,其目前業務涵蓋通信交換、聯絡中心云平臺、智能語音分析、智能語音機器人等。

有業內人士認為,慧捷科技深耕金融領域的聯絡呼叫等服務,或許也有望成為垂直賽道的佼佼者。

“因為金融屬于專業領域,會有許多專業術語和詞匯,如果更了解這個行業,顯然也能在智能呼叫服務上做得更垂直,更深入?!?/p>

但也有AI行業人士坦言,慧捷科技在銀行、保險等金融機構開展的智能語音等業務,實際上主要應用于智能客服場景,而這卻是一個巨頭廝殺、競爭高度激烈的領域。

“主要是智能語音這個領域的競爭太激烈了,賽道上都是巨頭在拼殺,中小企業很難生存,如果一家公司只在垂直賽道上做聯絡呼叫服務,最終的結局要么是競爭中被淘汰,要么是被巨頭收購?!币患襾碜訠AT的算法工程師坦言,“智能客服這塊其實就是由語音識別和語義識別組成,目前技術比較成熟,只要稍微有點算法技術的公司,都在搶這個賽道?!?/p>

慧捷科技撤材料的另一原因,被視為和過高的客戶集中度有關。

招股書申報稿顯示,2017—2019年慧捷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8480.37萬元、8443.08萬元、12456.12萬元,其中招商銀行的銷售金額占比分別為24.50%、40.28%和48.40%;這意味著,2019年一年,慧捷科技的接近一半收入來自于招商銀行。

“一旦該客戶流失,顯然將會對慧捷科技的業績結構帶來重大沖擊,而這種客戶結構過于單一的現象也顯示出一定的核心競爭力不足的問題?!币晃魂P注慧捷科技的投行人士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的慧捷科技曾是一家新三板公司,并于2018年選擇了摘牌尋求IPO,如今新三板也在進行精選層改革,這也讓一些關注慧捷科技的人感到惋惜。

“如果當年沒有從新三板摘牌,其實就算科創板沖刺失敗,還是可以回頭來上精選層尋求小IPO和估值的提升?!币晃唤咏劢菘萍嫉耐缎腥耸扛袊@。

撤材料的選擇

在業內人士看來,雖然慧捷科技在核心技術競爭力、客戶依賴度上存在一定風險,但這更多是企業經營層面的瑕疵,而注冊制改革的方向則更多集中在信息披露和企業合規層面。

在接近交易所的投行人士看來,或許正是由于這一原因,才導致慧捷科技選擇了主動撤材料,而非上會被否。

“無論是技術問題,還是收入問題,慧捷科技闖關科創板的確可能面臨諸多問題,但如果對標科創板對上市企業的要求,又很難做出‘不符合科創板定位’的結論,所以最后可能才走了撤材料的終止模式,而不是上會被否?!币晃唤咏灰姿耐缎腥耸勘硎?,“相比于上市被否,主動撤材料其實也更體面一些,有一點被‘賜死’的味道?!?/p>

事實上,很多在交易所審核環節被視為與科創板定位要求存在一定差距的發行人,最終都是通過事先溝通、主動勸退的方式結束了科創板上市的旅程,而慧捷科技已經成為年內第11家因為主動撤回材料而終止審查的發行人。

“科創板的上會審核本身明確了注冊制的方向,但是如果因為一些不夠具體,或者難以量化的微妙原因在會上否掉企業,本身也會和注冊制的改革方向存在一定的偏差?!鄙鲜鼋咏灰姿耐缎腥耸刻寡?,“所以在問詢環節通過溝通,促使一些不符合條件的企業主動撤材料,也成為當下發行人、交易所圍繞科創板審核環節達成的一種默契?!?/p>

另據記者獲悉,在得到勸退溝通后,保薦機構也會配合交易所來主動勸退企業。

“通常這種溝通也是通過保薦機構來完成的,如果保薦機構不能配合達到勸退被保薦企業的目標,保薦機構操作的其他項目可能也會受到額外的‘關注’,所以保薦機構通常也會在這種時候勸說項目主動撤材料?!鄙鲜鐾缎腥耸糠Q,“從去年的木瓜移動開始,不少項目都是這樣撤下來的?!?/p>

不過,主動撤回首發申請并不意味著公司未來IPO希望的徹底破滅,事實上,很多從科創板撤材料的企業后來又對創業板、精選層等新股改革領地發起了新的沖刺。

例如首例科創板撤材料的互聯網數據營銷供應商木瓜移動,日前剛剛在創業板重新提交了上市申請;再比如去年11月份,撤回科創板上市申請的先臨三維,今年改道選擇在新三板精選層進行小IPO。

“如果企業質量、技術、長期發展沒有問題,就算現階段不滿足上市要求,或者主動撤材料,甚至是上會被否,未來還是有機會登陸資本市場的?!币晃唤咏O管層的券商人士坦言,“所以對發行人來說,應該努力地提高自身的經營能力和治理水平,向公眾公司看齊,這樣上市其實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p>

年內11家企業終止科創板上市

正如上述所言,隨著慧捷科技IPO的終止,其也成為了2020年內第11家因撤回材料而上市失敗的科創板企業。

2020年首批兩家主動終止審核的擬科創板上市公司均來自廣東。

2020年1月21日,上交所發布公告稱,廣州宏晟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廣州禾信儀器股份有限公司在當日分別向交易所申請撤回申請材料并予以核準,這兩家公司的相似之處在于均只進行了兩輪問詢答復,此后便主動撤下材料。

其后的幾個月中,由于疫情的影響,科創板IPO審核進度有所延緩。

2020年4月30日,由華泰聯合保薦的傲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過半年多時間的審核后,也無奈地向上交所遞交了撤回IPO材料的申請。

接下來的5月,是今年以來終止科創板上市項目最多的一個月,在僅僅一個月時間里,4家企業選擇了終結其首次的科創板上市的沖刺。

這四家企業中,除了河南科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和威海市天罡儀表股份有限公司外,剩余的兩家企業也同樣來自廣東,分別為深圳宜搜天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廣東晶科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由銀河證券保薦的微創(上海)網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應該是這批撤回材料的企業中,市場關注度和知名度最高的企業。這家企業曾因其實控人為曾在資本市場名噪一時的“打工皇帝”唐駿而備受關注。

當年從盛大網絡總裁到新華都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總裁,唐駿一度成為中國職業經理人的終極“榜樣”。在離開新華都后,唐駿創立微創網絡,也一度被認為是從“打工者”到“老板”的身份蛻變的標志,然而隨著微創網絡科創板上市的終止,昔日的“打工皇帝”擁有自己的一家上市公司的夢想又再度破滅。

在7月7日撤回申請材料的貴州白山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可謂是這批上市失敗的企業中最令人惋惜的企業。

早在2019年4月,即科創板正式接受申報材料之初便作為前幾批申報企業躋身上市行列之中的它,在眼看著同批甚至晚于其申報的大部分公司都完成上市掛牌后,也不得不宣布上市的失敗。

鄭州信大捷安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是今年第十家終止科創板上市的企業,其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專業從事安全芯片設計的企業,其IPO的命運也一波三折。

2012年,鄭州信大捷安就啟動了首次IPO的上市輔導,但其間幾經波折,輔導工作也曾在2014年被叫停,2015年選擇登陸新三板,并于2017年12月底終止新三板掛牌開始沖擊IPO。2019年11月正式向科創板提交上市申請,但最終也在2020年7月23日因終止上市而鎩羽而歸。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