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千萬級人口都市圈內循環透視:上海都市圈消費力全國第一,廣深都市圈領跑人口增量

2020年08月08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劉美琳,實習生羅淑勻 

人口規模是底氣、科學技術是發力點,而這二者正是構建“國內大循環”格局的根基所在。

構建“雙循環”格局,或將成為下一階段中國經濟發展最為重要的路線圖。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對下半年政策以及工作目標定調。此次會議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國內大循環這一提法引發了市場廣泛關注。

何為“內循環”?實際上,這一概念首次出現在今年5月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提出要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在近年來逆全球化趨勢疊加疫情影響的背景下,“內循環”概念的提出是應對當前形勢的必然選擇??梢钥吹?,從出口導向轉向內需驅動,挖掘內需潛力使國內外市場更好聯通,是“內循環”概念的應有之義。

在驅動“內循環”的過程中,以大城市群和都市圈為主導的新型城市化也將扮演重要角色。尋找區域發展的新增長極和新動力,是促進內循環流暢的重要動力。反過來,發展“內循環”的潛力,也將成為都市圈發展階段的重要觀察維度。

在此節點上,有必要在國內大循環的視角下對國內重點都市圈進行梳理和盤點。人口數量是劃分都市圈能級的重要維度。截至2019年末,全國有上海、北京、廣州、杭州、深圳等10個2000萬人以上的大都市圈,以及重慶、青島、廈漳泉等14個1000萬-2000萬人大都市圈。

為此,21世紀經濟研究院將選取24個千萬級人口都市圈作為研究樣本(包括上海、北京、深圳、廣州、蘇錫常、天津、南京、成都、杭州、重慶、武漢、長株潭、鄭州、西安、廈泉漳、合肥、青島、濟南、寧波、石家莊、哈爾濱、沈陽、南昌、長吉都市圈),重點分析頭部都市圈具體發展情況,并從都市圈內人口動態循環、消費內循環、科技內循環三大維度來梳理各都市圈的實力。

人口動態循環:廣深都市圈享增長和結構雙優勢

都市圈是人口吸納的主要空間,同時,充足的人口規模也是都市圈擴大內需、實現內循環的重要前提。

人口規模代表消費市場的容量,從人口總量上看,上海、北京、深圳、廣州四大一線城市,帶領各自都市圈領跑全國。其中,上海都市圈一騎絕塵。2019年,上海都市圈常住人口約7125萬,遠超北京(2600萬)、廣州(3711萬)、深圳(3290萬)三大一線城市都市圈。

上海都市圈為何人口規模如此龐大?這與區域劃分不無關系。根據《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的實施方案,上海都市圈共包括上海市、江蘇省的4個市(蘇州、無錫、常州、南通)和浙江省的4個市(嘉興、寧波、舟山、湖州),同時也是目前唯一一個同時坐擁兩大“千萬人口城市”(上海、蘇州)的都市圈。此外,寧波的常住人口數量在上海都市圈中排名第三,2019年常住人口規模達854萬,目標直指“千萬人口俱樂部”。

人口增量方面,深圳和廣州兩大都市圈近年來始終保持著領跑姿態,2015-2018年常住人口年均增量分別高達61、60萬。2019年,區域中心城市深圳和廣州兩市常住人口增長率分別為3.16%和2.7%,高于鄭州、西安、成都、武漢等“網紅”新一線城市。深圳更是自2015年已連續4年人口增量在50萬以上,人口吸引力無可比擬。

人口流入指標上,廣深都市圈也優勢顯著。2019年,廣、深都市圈中入選全國流入人口前20名的城市分別有2個(廣州、佛山)和3個(深圳、東莞、惠州)。除了粵港澳大灣區國家戰略外,兩大都市圈的現代服務業發達、產業基礎深厚,并積極推進產業升級,從而釋放了大量的就業機會,才是外來人口大量流入的根本原因。

最后再看人口潛力。一般而言,小學生人數是衡量未來人口紅利的重要指標,小學生背后的家長群體,更是城市里的青壯年中堅力量。這一指標上,廣、深都市圈在小學生人口比例方面依然表現不俗。2018年,廣州和深圳小學生人口比例分別為19.99%和15.6%,包攬了24大都市圈中心城市的第1和第3名。這表明兩大都市圈的人口結構較為年輕,為未來經濟發展提供了充裕的人力資本。

消費內循環:上海都市圈消費實力全國居首

擴大內需是國內大循環的基本內涵,也將成為接下來宏觀經濟復蘇的主要發力點。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認為,討論消費內循環可主要圍繞兩點:一看存量,二看增量。存量是指現有的消費市場量級,采用各地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指標。增量即新的消費增長點、新品類、新業態。以線上電商為代表的新零售、對四五線城市下沉市場消費潛力的挖掘、培育城市“夜經濟”,都是近年來消費的重要增長點。

綜合觀察存量、增量,上海的消費能力都領跑全國。市場規模上,與都市圈人口總量第一相對應的是,上海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也連年穩居第一。2019年,上海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13497.2億元,比第二名北京高出1227億。

如今,上海已成為當之無愧的新零售之都。2017年,共有226個在新零售業內較有代表性的品牌將它們的“第一家”落于上海,隨后上海宣布推動打造“上海購物”的八大工程等舉措,為新零售之城的建設提供了肥沃的成長土壤。自2018年以來,上海的新零售招聘職位占比一直位居全國城市之首。

新品不僅來到上海,也誕生于上海。憑借強大的消費實力和市場活力,上海也孵化了很多國貨。良好的口碑疊加較為復雜的外貿環境,優質國貨近年來迅速崛起。以“美加凈×大白兔”潤唇膏為代表的跨界新秀品牌,它的誕生離不開上海整體的消費環境和企業創新。

相比上海,廣州自2020年開始加大馬力,在新消費領域呈現出明顯的追趕態勢。2020年上半年,廣州限額以上批發零售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31.6%,占全市社零總額比重為21.2%,新業態新消費全面提速。

5月8日,廣州正式印發《關于提振消費促進市場繁榮的若干措施》,一口氣提出20條措施。廣州將積極爭取政策突破設立市內免稅店,引導消費回流,釋放免稅消費潛力。為活躍消費氛圍,從7月到12月,廣州每個月還將舉行至少一場大型消費節。夜經濟方面,還將打造一批地標性夜間經濟集聚區,策劃舉辦系列夜間活動,并出臺夜間消費專項扶持辦法。

憑借穩定的供應鏈優勢,千年商都廣州也在轉向電商直播之都,并于今年6月舉辦了全國第一個以城市為平臺的直播帶貨節。截至目前,廣州644家批發市場已全部開展直播銷售,今年2月以來入駐淘寶直播的批發市場商戶同比增長4倍,開播場次居全國第一。根據最新的《有贊快手商家畫像研究報告》,廣州已成為全國直播商家最多的城市。

科技內循環:西安領跑新一線城市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使得逆全球化態勢愈加明顯。與此同時,中美博弈進一步加深,美國尤其指向中國高科技領域,接連制裁中興、華為、字節跳動甚至部分高校。

上述背景下,核心技術國產化提速成為必然選項。在電子元器件、半導體、生物醫藥、新能源等高端制造及自主可控領域,掌握核心技術和知識產權是下一輪國際競爭的核心要義。就科技內循環而言,21世紀經濟研究院重點選取研發投入強度、雙一流高校數量兩個直觀指標進行分析。

研發投入強度指研發投入占GDP比重,意味著從基礎研究到產品開發“從0到1”的重要一躍。長期高強度的研發投入,能提升產品的技術含量和競爭力,對于社會的科技進步有極大的促進作用。

這一方面,北京的表現尤為亮眼,2018年的研發投入占GDP比重達到6.17%,是全國唯一高于5%的區域,遠超創新型國家和地區2.5%的平均水平,甚至超過了全球排名第一的以色列(4.25%)。作為全國科技創新中心,北京市域內以科技創新、現代服務業為代表的高精尖產業眾多,并聚集了大量科研院所和企業研發總部。

新一線城市中,西安同樣表現不俗。2018年,西安市研發經費投入強度高達5.10%,高于全國2.91個百分點。

歷史文化名城西安為何如此“硬核”,甚至成為“硬科技”概念的發源地?在中科創星創始合伙人米磊看來,“硬科技”概念誕生于西安絕非偶然,西安科研院所與高校資源富集,軍工企業傳統基礎雄厚,高新技術產業不斷興起,為硬科技發展提供了肥沃土壤。

在提出打造“全球硬科技之都”后,西安迅速出臺一系列獎勵扶持措施。其中,2018年出臺的“西安硬科技十條”頗具代表性。根據這項政策,西安對新建的各級軍民融合產業孵化器,給予最高500萬元獎勵;對于高層次人才創辦的企業或核心成果轉化情況進行動態跟蹤,根據其年營業收入實際,給予最高800萬元獎勵。

高校作為研發活動的重要主體、科研人才的培育基地,同樣值得討論。21世紀經濟研究院梳理發現,2019年,北京共有雙一流高校34所,科研“領頭羊”的地位不可撼動,約為第二名上海(14所)的2.4倍。北京豐富的高??平藤Y源,與以中關村科學城為代表的科技創新平臺,以亦莊、順義為重點的創新型產業集群和“中國制造2025”創新引領示范區,一同形成了全國最優質的產學研合作創新生態系統。

當前,北京的高精尖產業發展路線已較為清晰。2020年上半年,北京市涌現出新辦企業7.04萬戶,其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新設企業有2.45萬戶,占比接近35%,遠超居第二位的批發和零售業1.38萬戶新增規模。

人口、科技是國內大循環壓艙石

我們將國內大循環格局的觀察視角下沉至都市圈這一區域層級,通過分析可以看到,上海都市圈的人口規模遙遙領先,近7125萬的人口規模超過英國、法國等國家,為進一步挖掘內需市場奠定了基礎。從消費內循環角度觀察亦可發現,上海都市圈不但社銷零售總額連年穩居第一,消費新品吸引力十分顯著,建設“品牌直播第一城”步伐更是不斷加快,消費市場規模和消費新活力可謂兼具??梢灶A計的是,在國家經濟發展思路轉向國內大循環的背景下,上海都市圈在消費內循環上有著極大的想象空間。

科技內循環方面,北京都市圈成為中國核心技術國產化的領跑者。無論從研發投入強度還是從雙一流高校數量上看,北京都市圈都穩居全國首位。北京是全國科技創新中心,以中關村科學城、懷柔科學城、未來科學城為代表的科技創新平臺,以高??平藤Y源形成了全國最優質的產學研合作創新生態系統。

在2020年上半年北京市涌現出新辦企業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新設企業遠超其他行業的新增規模,這顯示出北京高精尖產業發展路線已較為清晰。接下來,在克服核心技術壁壘、爭奪科技話語權的過程中,北京都市圈也將擔任起“領頭羊”的角色。

內循環雖然是個比較新的概念,但迄今已引發廣泛討論。業內普遍認為,內循環不是簡單的消費升級和國產替代,更不是不要外部市場。其核心是以產業升級為先導,輔之以大規模創造新消費場景的投資,進而帶來消費升級的質變,使得供需兩端的循環形成閉環相互強化。

歸根結底,產業升級的前提是改變當前部分核心技術領域仍被“卡脖子”的局面,實現科技的內循環。消費繁榮的前提是在龐大人口規模的有力支撐下,于需求端不斷尋找新的消費增長點。換言之,人口規模是底氣、科學技術是發力點,而這二者正是構建“國內大循環”格局的根基所在。

記者觀察|發展國內大循環需要都市圈交通、市場、科研一體化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